北京新增境外输入病例系留美学生 学校在疫情高发区


近年国家提出全面脱贫计划,且有相应的配套资金扶持,时任西干沟乡党委书记的姚敏捷、乡长张利新便想借扶贫的东风,让乡亲们搭上致富的列车。

他们认为,自己把多伦县西干沟乡的老百姓当成自己的家人,一心想帮他们脱贫致富,出主意想点子,经常忙到深夜,“2016年引进扶贫项目出现投资亏损有诸多原因,至多承担党纪政纪责任,受到刑事处罚真的很委屈。”

多伦县政府于2017年4月份还出台了方案,鼓励和支持在进京道路两侧种植花卉作物,为“产业+旅游”的扶贫模式助力,西干沟经验或是重要启示。

特别值得提出的是,多伦全县5个贫困乡镇涉及22个贫困村,另外4个乡镇涉及的16个贫困村,都是采取项目资金扶贫到户的方式,而西干沟乡探索的是“公司+党支部+贫困户”的集体化扶贫路子。姚敏捷说,他们的考虑是贫困户毕竟是少数,这种路子可以带动多数人一起致富。

刘昌松还指出,二审判决中称“对于需要经过上级审批的事项,应当先行审批、后可实施,这是合法行政的基本要求。两上诉人先实施、后审批,自然属于未经审批而实施的情形”,不符合实际情况。

美国科学家日前进行的一项关于新冠病毒最新研究显示,这种导致全球大流行的病毒是自然产生的。

检察机关指控,2016年被告人姚敏捷与被告人张利新在多伦县西干沟乡任职期间,未征得实施项目村建档立卡贫困户同意和未经县政府批准变更实施项目,使用2014、2015两年度540万元扶贫资金擅自决定发展食葵种植和蔬菜大棚种植等产业项目,最后造成228.49万元亏损,后调整为221.73万元(其中由县审计局审计报告证明的经营亏损为157.41万元,后锡林浩特天泽正大会计师事务所《专项审计报告》将其调整为150.65万元),应以滥用职权罪追究刑事责任。

二审判决后,姚敏捷和张利新都觉得很委屈。

多位专家在谈及此案时均表示,该案很具有典型性,到底是罪还是错,确实有待商榷。

北京大学法学博士后、中国政法大学疑难证据问题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吴丹红教授认为,本案根本点是,到底是犯错还是犯罪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