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一家三口返程复工 隔离期却被通知不用上班了


注:媒体引用时,请标注“信息来自贵州省卫生健康委员会官方网站”。3月26日中午,一名中年男子跑到罗城城关派出所报警,称他妻子被绑架了。

据这名女性介绍,她的父亲今年74岁,1月22日住进医院。大约一周后,也就是1月30日去世,他的死亡证明上写着死因为“呼吸衰竭”。不过他告诉BuzzFeed,自己的父亲在住院期间出现了干咳和高烧等症状,但他生前甚至是死后都没有进行过新冠病毒检测。“我爸爸心脏有些问题,患有慢性肺病和肺气肿。他以前多次患有肺炎,而这次对他来说是不同的。他出现了干咳的症状,以前从来没有过。”

一名在加州疫情重灾区多家医院工作过的急诊医生告诉BuzzFeed:“那些医疗记录没有受到过州及地方各级相关部门的任何审核”,也没有人对那些已经去世的人进行病毒检测。

“我希望他能接受(病毒)检测,但显然现在不可能。”她说。

正在派出所焦急等待的覃绿看到阿红进来,连忙起身迎接。阿红却不予理睬,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说:“我要离婚。”

2020年3月26日0—24时,贵州省无新增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报告,无新增疑似病例,无住院确诊病例。

报道提到,本周早些时候,美国疫情形势最严峻的两个地区——纽约市和洛杉矶县曾发布指导意见称,医生尽量不要对病人进行(病毒)检测,除非前者认为检测将在很大程度上对患者的治疗进程产生影响。BuzzFeed说,这意味着在这两个地方,可能会出现更多这样的例子,即那些出现严重呼吸道疾病症状的人被送往医院,随后康复出院或者死亡——但无论是哪种结果,他们都不会被记录到新冠肺炎疫情相关数据中。

覃绿:“好的,我不报警,好好说,你要钱,我给你啦!”

“绑匪”称:“兄弟,我说过只要钱,你报警,我就让你老婆死。”

“我们只是不知道。这些(新冠肺炎死亡病例的)数字都在很大程度上被少报了。据我了解,一个县里有3个人去世,但这个县的网站上只列出了1例(死亡病例),”这位医生说。